欢迎访问

手机报码

你有320个群却再也找不回聊天室的感觉

2019-09-18    

  埃利希·弗洛姆说,现代人有两个挥之不去的梦,追求自由与逃避自由。他们一边叫嚷着“没什么能阻碍我去蹦迪”,一边却坐在夜店的马桶上迅速戳开微信里的每个小红点,从“这个case多久交”到“还没睡的人注意了,你的肾危险了”,社畜日常,鸡汤养生扑面而来,让人瞬间丧失全部言语功能。

  好不容易点开闺蜜群聊,寻求一丝氧气,我擦,“快来拼多多帮我砍一刀吧”,我想砍了你,行不行。

  生活和工作仿佛被硬生生压缩在了一个小小的真空罐头里,我们就生活在里面,你很难说清工作和个人生活的界限在哪里,一旦没了界限就意味着你的双商必须时刻在线,成功学告诫人们,聪明人都不去社交,是的,他们都累死在回复N条群消息的路上。“度假中不回复任何消息,见谅,”就是他们的墓铭志。

  生活的精彩程度与群的数量呈反比,看看你的微信上有多少个死群吧,它们就像寂静岭一样危险,你要小心翼翼不把自拍照和半夜骚话手抖发过去,也不敢随意退群,但某日总有个缺心眼的突然诈尸来一句“给我女儿投一票”,“点开有惊喜”。好死不死他偏偏还是你的客户。

  今日你敢不回复,明日你就会在朋友圈刷到一条暗戳戳的信息,“那种看到消息不回的人可以拉黑了,”没关系,你拉黑了他,日后还会有大把的人教你“微信群聊社交礼仪”,从进群改昵称到尬聊自嗨介绍自己,其他人也纷纷戏精上身想表现出“我们很熟”的样子却因懒癌晚期只能发个表情包打发你,表演结束,你甚至分不清哪个是陈总哪个是小李,小王发了个错字好好笑,但我不能哈哈哈,因为哈哈哈意味着“赶紧滚吧您嘞”,呵呵也不合适,在社交平台这等同于“TMD”,鼓捣半天只发了一个“嗯嗯”,坚持夹着尾巴优雅做人N日后,一不小心发了个ok表情便原形毕露,被公司炒了鱿鱼。

  请给予每个群里回消息很慢的人最基本的respect,别再随意@他们了,吃啥、去哪、和谁,“你定你定,随便”这样的话语能让一个“绝不服输”的粉圈女孩感动到流泪,这是现代人最后的卑微屈服。

  十多年前,趁我妈洗澡时,我打开了QQ,当时网很差,小企鹅一直左右挥手,登上后第一件事是立刻隐身,然后顶着名为“水晶女孩”的头衔进入聊天室,在800人中找寻“葬爱”, 哦,他的头像是灰色的,我打开QQ空间像写日记一样心痛写道:“今天偶的天也是灰色的,如>┍ф果◣ㄎ爱⊥请深爱”。然后喂喂宠物,迅速退出,删除账号记录。

  我妈刚好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开始了一天的时尚社交生活,在一个“我们都爱古诗词”的聊天室里和人对诗,她坚持把李煜的《虞美人》一字一句打出来,尽管人家已经开始讨论李清照了。

  2002年6月19日,南京一家网吧里,人们在聊天室分享着申奥成功的好消息

  后来我才明白我的那种行为叫“聊骚”,我妈的行为放在今天可能早就被踢出去了,“装逼”。

  早期的在线互动没有所谓的“社交礼仪”秩序,也没有强迫社交的压力。和如今的归属性极强的群聊不同,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在聊天室里遇见惊喜还是惊吓,正对应了当年很火的一句话,“不知道坐在电脑对面的是人还是狗”。聊天室的名字大多是“某某同城”“茶馆”之类的,里面来自五湖四海奇奇怪怪的陌生男女从名字到头像、个性签名把自己活成了真实段子,人走茶凉,依旧是江湖传奇。

  21世纪初最流行的网络文学《千面网虫》这样写道:第一次进聊天室,阿力吓了一跳。映入眼帘的是“白发魔女”“你的小狗狗”“吻我唇子”“温柔小炮儿”……阿力这才知道自己的“裤衩”在这儿真不算什么,有个家伙居然管自己叫“输卵管”。

  ,AMD的硬盘加速技术怎么使用?类似英特尔的傲腾!这是当时很时髦的打招呼方式。孩子会发伊妹儿了,苏丹红有啥危害,今晚的“呜哒啦”(《大长今》)看没看,没人会鄙视这样的家长里短;有人专职吹牛B,我好几次都在聊天室里遇见了自称某某局长儿子或者亲戚的人,“我爸是公安局的”“李宇春、张靓颖都是我同学”更是普遍操作。

  还有人试图传播艺术细菌,看一部电影能发一长段艺术感言,甭管错字还是病句总有人配合鼓掌,如果要是哪天这个人突然不发了,大家还会惦记着问一句——“这人去哪儿了”。

  生活在真空罐头里的人渴望人情味,但你还没疯到在“这个方案不行”“怎么又迟到”“请及时回复消息”的群聊沙漠里找寻,聪明商家把人情味变成了某种付费服务,比如陪聊和夸夸群。

  我们能有多卑微呢?“有人在吗”当你在群里看到有人突然发了这么一句话,多半是半夜睡不着想聊骚,但很快消息就被撤回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当年聊天室随便一句“在吗”立刻人潮涌动,但那个能陪你聊到天明的陌生人,要么是真的很无聊,要么是对你有意思。

  这种感情也延续到了现实生活,滁州市南谯区发布干部任前公示 涉及12人!。遇见了一生的好友,遇见了PLMM,先是调戏问一句“你是恐龙吗”,接着就是“我可以加你的qiuqiu吗”,见面,奔现,在聊天室里开着语音说“我爱你”,那是没有滤镜,连诈骗都特别酸楚的原始网恋。

  能让人突然认真起来的只有“如何用字符拼出花的形状”以及“谁的太阳比较多”这两种骚操作,前者更像是上学期间递给前桌女孩的纸条,聊天室里总有寂寞男女正在上演多角恋或者暗恋,如今的姑娘可能要收到爱豆送来的告白玫瑰才能明白那种隔着屏幕也怦然心动,笑到能挤出蜂蜜来的幸福。

  后者比拼时间和金钱,见着有太阳的你总忍不住叫一声“大哥”。当然也有捷径可走,我一位同学为了级别能高点,特意让班里每个人上qq时都帮他挂着,不为别的就为了能让自己进入一间聊天室时多一分底气,别被人拆穿“还是个学生,啥都不懂”。

  曾经偷摸上网就为了QQ升级,如今wifi和空气、水一样,人们反而失去了兴趣,只用来怀旧

  2008年,网易停止了聊天室服务运营;一年后,腾讯团队也关闭了QQ聊天室。但聊天室这种形式并没有死去,只是人们不会再纯粹为了聊天聚在一起,它因各种欲望存活,同时也兜售相对应的虚假社交,人们无比依赖这样的假象,同时也在苦苦追问意义何在?

  这正是大内密谈做社群的初衷之一。我们在2018年建立了社群,目前已有12个地区分舵(北京、南京、西安、武汉、上海、成都、长沙、杭州、广州、深圳、海外、五洲)。希望为亲爱的大密蜜们打造有人情味,有意义,极具包容性的社交环境——发现更多新鲜事物,认识更多美好朋友。

  1、进群无需自我介绍,尬聊打招呼,除非你的颜值比划水怪还高,并且希望引起他人注意;

  2、无论你是社恐还是话唠,无论你是豆腐脑甜党还是咸党,总能找到自己的舒服地带,进群后,你只会烦心一件事——“怎么这个群有趣的人和事这么多啊,完全无心工作”;

  3、线上聊得嗨,线下手拉手,大内社群是按地域划分的,比如你来自南京,那咱就进南京群,这样的好处是有空就能聚个会,吃着串喝着酒,玩着游戏,人与人的关系立刻比新疆烤羊肉串还熟;

  4、没什么能阻挡你学习的脚步,360行行行出状元,群里有来自各行各业的优质小哥哥小姐姐,欢迎来撩;

  5、重点来了,各种福利福利福利!与主播们零距离互动(听小寒老师唱摇滚,看划水怪惊艳自拍),节目有任何意见第一时间不吐不快,也许我们就采纳了呢?还能尝鲜限定商品……

  什么,你说题目太难?别哭泣,别放弃,我们会时不时随机换个题库,也许下次就变简单了呢?加油哦!大内小姐姐、夜市小哥哥都在等你!


香港白小姐|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高手世家| 118图库彩图论坛| 频果报图| www.kj7700.com| 六和彩手机开奖网| 开奖结果| 今天马报开奖结果查询| 波门尾肖| www.888048.com| 香港东方心经|